但即便如此

2017-12-09 21:01

于晓佳表示,国家目前对儿童用药安全已越来越重视,已颁布一些政策意见,政策环境已在逐步改善。如第八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儿童专用剂型涵盖颗粒剂、悬剂、口服溶液剂、混悬剂等适宜剂型。化学类药和生物制品说明书中含儿童用法用量的有171种,占全部化药和生物制品的53.9%。

另外,于晓佳补充,临床试验难也是儿童用药不容忽视的问题。据于晓佳讲述,目前我国药品临床试验主要在成人中开展,多数药品未在儿童中进行过相应的临床试验,缺乏实验数据。而开展临床试验又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如伦理上要求儿童参加临床试验须经监护人同意,而家长出于安全考虑,排斥临床试验,因此导致受试者招募困难。此外,开展临床试验较成人所需资金更多,周期更长。且儿童用药的依从性较差,反馈能力不足会导致试验实际操作的困难。

随着我国二孩政策的放开,未来,儿童用药的需求将不断扩大,儿童用药供需不平衡的现状将会加剧。有数据表明,全国6000多家药企中,仅10余家药企专门生产儿童用药,产品中涵盖儿童用药的企业也只有30余家。

一位从事医药研究的业内人士徐先生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坦诚,导致我国儿童用药品种少、剂型少的主要原因是企业缺乏积极性。我们公司生产的儿童药大约有十余种,多为非处方药,占比约5%~7%。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药企负责人方经理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他强调,儿童药不是成人药减半或者减量就可以临床使用,儿童药就是儿童药,在研发过程中,伦理、技术方面面临的问题比成人药要多很多。无论时间还是资金成本都会较成人药消耗得更多。例如,考虑到儿童用药的特殊性,设计时需考虑的因素较多,如剂型、口味、包装等;定价也较难,一般药物的定价与有效成分相关,儿童药有效成分含量比成人药低,但生产工序和成人用药接近,生产成本高;儿童的疾病谱也与成人不同,较成人相对较窄,市场较成人用药要小。成本高,利润空间小,投资风险高,导致企业不愿意研发和生产儿童用药。

今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毕井泉还表示,针对国内缺乏且临床急需的儿童用药,食药总局设立了申报审评的专门通道,加快审评审批。1月29日,食药总局专门发布了《关于临床急需儿童用药申请优先审评审批品种评定基本原则及首批优先审评审批品种的公告》,进一步细化了相关政策。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药剂部主管药师于晓佳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导致目前我国儿童不合理用药发生率高的主要原因,首当其冲的是儿童用药的品种比较少。据北京儿童医院药剂科主任王晓玲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全国15家大型儿科医院的儿科用药目录当中共有1098种药,儿童专用药品只有45种,仅占4%。同时,我国现有0~14岁儿童2.26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6.5%。《白皮书》也显示:目前我国儿童患病数量占患病人数的19.3%,现有的3500多种药品中,专供儿童使用的只有60多种,仅占总数的1.7%。

另外,目前我国可供儿童使用的药物剂型也比较少。于晓佳说道。有调查显示,在全国15家大型儿童医院的儿科用药目录中,剂型排在最前面的注射剂、片剂、口服溶液剂只有21种。而较适宜儿童的剂型,如粉末吸入剂、栓剂、糖浆等的数量则更加有限。但在美国,上市的儿童剂型有混悬剂干粉、溶液剂、糖浆剂、混悬剂、分散片、泡腾片、咀嚼片、刻痕片、微量口服粉末或颗粒等多种类型。儿科医生普遍表示,儿童剂型药既可方便大人喂食,也可提高患儿用药的精准度。而于晓佳无奈地表示,在我国已经上市的药物制剂品种中,明确可用于儿童且标有儿童使用剂量的儿童药品只有60多种。国内儿童用药中片剂和胶囊剂的比例较大,而吸入剂、栓剂、糖浆剂、口腔崩解片、咀嚼片、泡腾片等适合儿童使用的剂型所占比例偏低。

虽然这个故事发生在20年前,但事实上,在当今依然具有代表性,这个例子折射出不少儿童用药安全的问题:儿童用药不良反应时有发生、儿童专用药不足、家长缺乏儿童用药常识等。这些问题的背后,则又牵扯出药企生产儿童用药动力不足、相关政策法规缺失等连锁反应。那么,真的有了政策就够了吗?

20年前,王女士(化名)的孩子患有癫痫,常委托在医院药事部门工作的朋友冯欣大夫帮忙开一种治疗药物。现在这种药在临床已被广泛使用,但其当年在我国上市之初,则颇为稀有昂贵。一次聊天时,冯欣问朋友孩子用药进展情况,回答是,孩子用药已将近半年,但病情仍未见好转,且每况愈下。是药不对症还是用量不对呢?王女士告诉冯欣,医生开的剂量是1次/天,25mg/次。听到朋友这样说,冯欣很惊讶:既然大夫开的剂量是25mg/次的剂量,为什么每次让我帮你买50mg的剂量呢?而朋友则若无其事地说:这样便宜啊,我掰成两半,每次只吃半片。听到这样的回答冯欣默然,因为该药是缓释制剂,掰开后会影响其正常疗效。

这个故事是北京妇产医院现任药剂科主任药师冯欣的亲身经历,从事临床药学工作已30年,而这个故事令她至今难忘。后来,冯欣听说那个孩子进了一所弱智学校,话说至此,冯欣哽咽了,每每想起此事,冯欣内心总有几分愧疚:如果当时再多问一句或是多嘱咐一句,孩子不耽误这几个月的治疗,是不是结果就不一样了

据《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我国现有14岁以下儿童中,每年约有3万名儿童因用药不当导致耳毒性药物致聋,而造成肝肾功能、神经系统损伤的更是不计其数。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显示,我国儿童用药不良反应率为12.9%,为成人的2倍;新生儿用药不良反应率高达24.4%,为成人的4倍。7岁以下儿童因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数量多达30万,占聋哑儿童总数的30%~40%。相比之下,发达国家因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比例不到1%。

除此之外,于晓佳告诉记者,我国儿童用药剂量缺乏数据现象普遍,许多药物是按照孩子的年龄、体重或者体表面积,依据成人剂量进行折算的。许多药物说明书中在儿童用药部分可能会写酌减或遵医嘱等模糊的说法。并且由于儿童用药规格少,就出现了像冯欣的朋友那样,将片剂胶囊剂等掰开、分开使用的现象。药物掰开服用,分割为1/2,1/4相对容易,而对于某些药物可能需分割得更小,可能导致分割剂量不准确,又或剂量不足或过量,尤其是使用个体差异较大的药品时;而若是控释或缓释制剂,分割会造成药物完整性被破坏,失去控缓释的效果。药物过快释放,导致血药浓度过高,出现毒性反应;而肠溶制剂,若掰开,可能会导致药物在胃液中失活,或对胃肠道产生刺激。于晓佳强调。

面对林林总总的政策,药企仍感政策不足。看来,支持儿童用药安全,光有政策还远远不够,当务之急是如何消除药企的政策无力感。

事实上,近年来,国家针对儿童用药问题的相关文件接连发布,但为何企业却表示未所闻或没有感受到呢?

尽管如此,于晓佳强调,目前我国儿童用药的政策尚未形成完整的政策体系,现行的法律法规,如《药品管理法》、《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等均未对儿童用药做出相关特殊规定。同时,我国目前没有专门负责儿童用药审评、监管的机构,还缺乏药品知识产权保护等多方面的配套政策支持,儿童用药研发、不良反应监测、上市评价等法规政策亟待完善。此外,针对儿童用药临床试验难问题,国家应考虑商业保险机构或社会专项基金来补偿临床试验可能因失败而面临的风险。

方经理向记者表示,国家对于儿童用药的总体态度是支持和鼓励的,但即便如此,企业仍感受不到鼓励态度背后带来的改变。据我所知,目前国家对临床急需的和重大疾病的药品有快速通道,针对儿童药似乎没有明确的说法。方经理坦言。其实,目前国家为鼓励药企创新,在审批资源上给予倾斜。不过,就拿改变儿童用药剂型来说,如想改善儿童药口感,将目前主要的片剂或胶囊制剂改为其他制剂,则被归为5类、6类药品申请队伍,只能依次排队等候审批,一等有可能就几年,我们企业耗不起啊。方经理向记者倒着苦水。